渣渣妮

カテゴリ
全体
Life
health
story
牛欄牌奶粉
記事
nuskin
康泰旅行團
未分類
以前の記事
フォロー中のブログ
メモ帳
最新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ライフログ
検索
タグ
その他のジャンル
ブログパーツ
最新の記事
外部リンク
ファン
記事ランキング
ブログジャンル
画像一覧

タグ:槐樹 ( 1 ) タグの人気記事


半生歲月是故鄉

半生歲月是故鄉
浪跡天涯的熱血孤勇都在日後南來北往的漂泊裏消磨殆盡,在所有如期而至的餘生裏,只要想起這純淨無暇的半生歲月來,我都會熱淚盈眶。
———題記
春天,門前的榆樹冒出一個個嫩綠色的小芽,槐樹會開出一大串一大串的白色的花,屋後的竹子也冒出新筍來。我我會找一根長長的竹竿,把一頭綁上鋒利的鐮刀,割摘槐花和榆樹葉。槐花可以炒也可以涼拌,母親說大革命的時候都是吃這個來充饑果腹。小河邊的石頭旁是小蝌蚪的集中營。弟弟總拿個瓶子蹲在那裏,說是抓了蝌蚪就可以變青蛙。鄉間的路邊開始冒出各色各樣的草和花,有一種草的花在嘴裏嚼了,唾液會變成血紅色的。我們總是在放學的路上邊走邊玩,一直到晚霞映著半邊天才回家。
夏天,玉米地擋住了視線和風,站在前院裏總覺得格外悶熱。弟弟拿著竹竿,滿樹的套知了,我拿著鋤頭,滿村的找草藥,曬乾後拿到鎮上去賣錢。晚上就睡在槐樹下,月色皎潔,星光斜撒,伴著蟲子和青蛙的叫聲入眠。
秋天,收玉米的時候總會看見很多又大又黑的毛毛蟲,只要稍微碰它一下,碰到的地方就回又紅又癢的好幾天,所以父親和母親都是穿著長袖去掰玉米。我和弟弟就鑽進玉米地裏捉蟋蟀,累了就坐在田邊啃玉米杆。甜滋滋的汁液足以滿足年少的無憂無慮。
冬天,早上開門,萬籟寂靜。白茫茫的一片,連著小河和一望無際的麥田,整個村莊都穿上了素色的銀裝。光禿禿的樹枝堆著晶瑩的雪,風一吹,簌簌的落下,和大地溫柔相擁。我戴著帽子,圍著圍巾,穿著笨厚笨厚的衣服,在雪地裏走。一排排的腳印如同我們在這世上存在過的痕跡,融化後便無人知曉你曾來過。
過年的時候,母親都要炸一些魚和丸子,父親坐在鍋的後面燒火,我站在鍋臺邊上等著丸子出鍋。母親總會大聲呵斥我說:“小孩子離油鍋遠一點,去外面玩,別站廚房裏。”除夕包餃子,父親喜歡把其中一個餃子裏包上一個硬幣,說是如果可以吃到這個餃子,來年會有好運。為了吃到這個包著硬幣的餃子,我吃到肚皮圓滾滾的,父親會哈哈大笑說:“再吃一碗就能吃到了。”每每這個時候母親就會說:“還讓她吃,要撐壞了。”晚上我會和弟弟一起在門前的院子裏放炮,弟弟看我膽小,總騙我放很響的炮,嚇到我以後,我追著他,滿村的跑。
後來我背上行囊,為了這樣亦或那樣的夢想奔赴遠方,滿腔熱血離開了這個給我無數歡聲笑語的地方,在人來人往的城市裏找尋著想要的天堂。車水馬龍的喧囂,紙醉金迷的交錯,讓我漸漸看不清生活的方向。四下無人的漆黑夜裏,我開始愈發的想念往日年華,想念我已經有了些許變遷的故鄉。
如果說人生可以分成兩段時光,一段是後來的磨難和為生活的奔波,那麼另一段就是年少時的故鄉。浪跡天涯的熱血孤勇都在日後南來北往的漂泊裏消磨殆盡,在所有如期而至的餘生裏,只要想起這純淨無暇的半生歲月來,我都會熱淚盈眶。
PS:蘇靜安90後,散文作家,自由撰稿人,長情於草木,愛著幾段舊光陰。公眾號:蘇靜安(ID:jingan96)個人微信:1993003139 世間安得雙全法,不負如來不負卿。


[PR]

by victory1212 | 2017-05-31 18:29 | 記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