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渣妮

カテゴリ
全体
Life
health
story
牛欄牌奶粉
記事
nuskin
康泰旅行團
未分類
以前の記事
フォロー中のブログ
メモ帳
最新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ライフログ
検索
タグ
その他のジャンル
ブログパーツ
最新の記事
外部リンク
ファン
記事ランキング
ブログジャンル
画像一覧

龍舟賽決賽日參賽健兒蓄勢待發 隊伍施渾身解數不足一秒定勝負

 一年一度的澳門國際龍舟賽在今日(30日)來到決賽日,澳門行政長官崔世安、社會文化司司長譚俊榮等多位政府官員到場觀戰,賽事共有56支本地、內地及海外隊伍參與。
  搖旗吶喊助陣,高呼口號助威,踏入端午節正日。最後一天比賽的國際龍舟賽也來到白熱化階段,在南灣湖水上活動中心,一眾參賽健兒情緒高漲,準備施展渾身解數。
  隊伍施渾身解數 不足一秒定勝負
  各隊伍出盡全力,比賽過程緊張刺激,隊伍之間全程緊貼,鬥得難分難解,即使隻是一秒也成為勝負關鍵。
  博企高層落場打氣 明言有賞
  有博企負責人到場為旗下隊員打氣,甚至表示重重有賞。
  賽事如火如荼 場內場外氣氛十足
  場內賽事如火如荼,場外觀眾同樣看得過癮。有觀眾就表示氣氛非常熱鬧。
  另設文創元素 局長:獲遊客讚賞
  而負責籌備的體育局表示,今年邀請了多支外籍隊伍參賽,同時也設有其他元素吸引市民遊客參與。
  賽區麵積有限 將設法增加觀眾席
  而潘永權也指三天賽事,吸引不少市民遊客觀看,未來也會想方法增加空間,提供更大、更舒適的觀眾區,以吸引更多市民遊客參與。
  澳亞衛視記者 彭敬賢 梁嘉傑 胡誌霖 澳門報道
原文地址:http://www.imastv.com/news/macau/society/2017-5-30/news_content_165581.shtml

[PR]

# by victory1212 | 2017-05-31 18:30 | 記事

半生歲月是故鄉

半生歲月是故鄉
浪跡天涯的熱血孤勇都在日後南來北往的漂泊裏消磨殆盡,在所有如期而至的餘生裏,只要想起這純淨無暇的半生歲月來,我都會熱淚盈眶。
———題記
春天,門前的榆樹冒出一個個嫩綠色的小芽,槐樹會開出一大串一大串的白色的花,屋後的竹子也冒出新筍來。我我會找一根長長的竹竿,把一頭綁上鋒利的鐮刀,割摘槐花和榆樹葉。槐花可以炒也可以涼拌,母親說大革命的時候都是吃這個來充饑果腹。小河邊的石頭旁是小蝌蚪的集中營。弟弟總拿個瓶子蹲在那裏,說是抓了蝌蚪就可以變青蛙。鄉間的路邊開始冒出各色各樣的草和花,有一種草的花在嘴裏嚼了,唾液會變成血紅色的。我們總是在放學的路上邊走邊玩,一直到晚霞映著半邊天才回家。
夏天,玉米地擋住了視線和風,站在前院裏總覺得格外悶熱。弟弟拿著竹竿,滿樹的套知了,我拿著鋤頭,滿村的找草藥,曬乾後拿到鎮上去賣錢。晚上就睡在槐樹下,月色皎潔,星光斜撒,伴著蟲子和青蛙的叫聲入眠。
秋天,收玉米的時候總會看見很多又大又黑的毛毛蟲,只要稍微碰它一下,碰到的地方就回又紅又癢的好幾天,所以父親和母親都是穿著長袖去掰玉米。我和弟弟就鑽進玉米地裏捉蟋蟀,累了就坐在田邊啃玉米杆。甜滋滋的汁液足以滿足年少的無憂無慮。
冬天,早上開門,萬籟寂靜。白茫茫的一片,連著小河和一望無際的麥田,整個村莊都穿上了素色的銀裝。光禿禿的樹枝堆著晶瑩的雪,風一吹,簌簌的落下,和大地溫柔相擁。我戴著帽子,圍著圍巾,穿著笨厚笨厚的衣服,在雪地裏走。一排排的腳印如同我們在這世上存在過的痕跡,融化後便無人知曉你曾來過。
過年的時候,母親都要炸一些魚和丸子,父親坐在鍋的後面燒火,我站在鍋臺邊上等著丸子出鍋。母親總會大聲呵斥我說:“小孩子離油鍋遠一點,去外面玩,別站廚房裏。”除夕包餃子,父親喜歡把其中一個餃子裏包上一個硬幣,說是如果可以吃到這個餃子,來年會有好運。為了吃到這個包著硬幣的餃子,我吃到肚皮圓滾滾的,父親會哈哈大笑說:“再吃一碗就能吃到了。”每每這個時候母親就會說:“還讓她吃,要撐壞了。”晚上我會和弟弟一起在門前的院子裏放炮,弟弟看我膽小,總騙我放很響的炮,嚇到我以後,我追著他,滿村的跑。
後來我背上行囊,為了這樣亦或那樣的夢想奔赴遠方,滿腔熱血離開了這個給我無數歡聲笑語的地方,在人來人往的城市裏找尋著想要的天堂。車水馬龍的喧囂,紙醉金迷的交錯,讓我漸漸看不清生活的方向。四下無人的漆黑夜裏,我開始愈發的想念往日年華,想念我已經有了些許變遷的故鄉。
如果說人生可以分成兩段時光,一段是後來的磨難和為生活的奔波,那麼另一段就是年少時的故鄉。浪跡天涯的熱血孤勇都在日後南來北往的漂泊裏消磨殆盡,在所有如期而至的餘生裏,只要想起這純淨無暇的半生歲月來,我都會熱淚盈眶。
PS:蘇靜安90後,散文作家,自由撰稿人,長情於草木,愛著幾段舊光陰。公眾號:蘇靜安(ID:jingan96)個人微信:1993003139 世間安得雙全法,不負如來不負卿。


[PR]

# by victory1212 | 2017-05-31 18:29 | 記事

不怕被超越,就怕停滯不前

  1936年,25歲的中國留學生錢學森遠渡重洋,來到美國謝偉業醫生加州裏工學院航空系學習,師從馮`卡門教授。由於初來乍到,錢學森還沒有交上一個朋友,多少顯得有些孤寂。
  錢學森是那種喜歡動腦子又非常聰明的學生,深得卡門教授的喜愛。不過,細心的卡門教授發現,他卻很少將自己的內心想法與他人分享。有時其他同學想和他交流溝通,他也會有意回避。卡門教授明白,如果他一直這樣沉寂下去,那麼不管他多麼用功,進步起來也會非常慢。
  一天,卡門教授與學校的其他教授召開學術討論會。這次,他特意將自己的學生錢學森叫來,想讓他也來感受一下學術氛圍。在討論會上,卡門教授竟然毫不顧忌地將自己的思考了許久的一個學術課題全盤講了出來,並且提出了一些可行性的操作方法。
  說實話,在這種嚴肅的場合中,將自己好不容易研究出來的課題毫不保留地抖露出來,是需要很大的勇氣的。然而,卡門教授竟顯得一點也不在乎。他甚至在討論會結束時說道,如果我再想出好點子好辦法,還會第一時間與大夥分享。
  在走出會議室大門的第一時間,一直心存疑慮的錢學森詢問自己的老師:“教授,您劉芷欣醫生怎麼把這麼好的方法,當著其他人的面全部講了出來,難道就不怕別人超過您嗎?”卡門教授聽後,並沒有立即回答,而是反問自己的學生:“在平常的學習中,你願意將自己好的學習方法分享給同學們嗎?”
  錢學森聽後,紅著臉沒有回答。這時,卡門教授認真地對錢學森說道:“老師一點也不擔心他們超過自己。因為,等他們趕超上來時,我又努力地跑到前面去了!記住,做任何事情,不怕被超越,就怕停滯不前。”說到這時,卡門教授握著錢學森的手,語重心長地問道:“你明白老師想要表達的意思了嗎?”
  這句看似平常的話,卻讓這位年輕人一下了茅塞頓開。他聯想到自己平常的獨來獨往,聯想到自己最不願意將好點子說給他人,總擔心別人超過自己。現在,教授用自己的親身體會來教導自己,他一下子恍然大悟。
  從此,錢學森像換了一個人一樣,主動團結同學,也願意將自己的劉芷欣醫生好想法和好辦法與人分享。不過,他的成績卻一直名列前茅。
  有了核心競爭力,就等於腳踏七色雲彩,在哪兒都不可替代。當然,更不怕被任何人趕超。
[PR]

# by victory1212 | 2016-12-22 15:54

浪子走天涯在何方?

昨晚的月光,是那麼的寒,半邊的弧度,勾露出缺漏的單調,是一種淒美,透過窗戶,直達我心。

為什麼醒來之後會有種悲傷的感覺,酸酸的楚楚的滋味,不願起來,我沉浸在回憶的飛逝。

也許想得太多,日本東京自由行總會有一種理由去悲傷,也許沒人問過,我到底付出了什麼,那些傻傻的歲月裡,那種莫明的衝動,那股曾經的青春飛揚。

心本無物,載德積厚;人本無情,曆感遇愛。

也許,成長的代價,就是得經歷無數的打擊、挫折,困難,讓你壓抑,讓你悲傷,讓你孤獨……當你傷痕累累,當你滿目淋漓,當你早已麻木,你會發覺,你已經長大了,可與此同時,你以失去了你的最初,那種本該擁有的青春天真,那種朦朧之中隱含的好奇,和那毫不掩飾的大笑。

生活給予我無限的想像,給予我領略美的事物,讓我昇華自我的精神境界。

生活給予我紛雜的混亂,無盡的黑暗與悲傷,不幸的一面,痛心的一面,讓我飽嘗風霜,摧殘,卻終究不願放開。

生活給予我一生的嘆惜,用長長的夜,去領悟它的深沉,它的沉默;用亮度變幻的白晝,使我無法隱藏身影、暴露在人群。詩書讀多了,可以養性,可以育德,也以怡情。然而心破碎多了,該怎樣彌補,該怎樣挽救。

今生不願做個悲傷的人,不願做個孤獨的旅者,可是總是有那麼多的事情把我給傷害。讓我習慣傷心,在寂靜的夜晚,在無人的小路。

一直我都是嘻嘻呵呵的、用積極的心態去對待生活,用平靜的心去對待生活,至少我表面上是這樣的。

一直都以為自己不會走到那一步,總是對自己信心滿滿的,潮流飾物讓自己在激情高昂中奮鬥,至少在那段時間我是這樣的。

一直都以為,人善天不欺,真心的付出會換來感動,更多的努力就可以接近成功,只要心的真,情的切,總能感動人,至少我一直都是這樣的。

問君情多真,問君愛多切,願把心付青天,願為情墮輪回。

多少個奮筆執書的夜晚,多少個冥思的姿勢,多少個想和你共同分享美與愛的念頭,在清風與我度過。

多少個想表達的話語,多少句想送去的句子,多少首蘊涵真情的詩句,我的情,只為你,我的詩,只為你。

曾為你做過多少不知名的努力,迪士尼美語 有沒有效 曾為你學習不願面對的知識,只為讓你更開心,只為讓你笑多一點。

百千回目,盡是離水茫茫,腳步匆匆,佇立那道倩影。

紅塵伴俠客,俠客多豪情。浪子走天涯,天涯在何方?

不問此生種深情,不求人生虛度了,情緣到時想說情,自是無情對真情。
[PR]

# by victory1212 | 2016-12-08 17:09

收攏一汪冰肌玉骨的念想


九月的靜怡,用一湖波動的水,淺淺的劃過心弦,走在夢的邊緣,我,枯瘦的思緒柔柔地捏起一瓣花色,輕輕的系在心上,掛在眉間。秋風入眉,凝一褶水墨氤氳,織一仄心韻清幽,泊一彎清冷淺月,采一朵浮世清歡,氳開夢的希翼,一顆心隨著思緒柔柔的在心梗上盈香暗展。那一瓣沾著露珠的心事,那一枚綻放於心的色彩,在夜風中閃爍著晶瑩的光。那是,收攏一汪冰肌玉骨的念想……

想你,有一種淡淡的愁,愁到心碎;念你,有一種銷魂的美,美到沉醉;愛你,有一點無奈的痛,痛到凝噎;戀你,有一點傻傻的癡,癡到無語。開始不覺得某個城市會有多少想念跟愛情有關,也不單純地渴望哪裡,除非那些夢想一樣的地方。不知道什麼時候,自己心中有了一種期盼,期盼著一個日子,等待著一份幸福,感受著一顆心靈的跳動。慢慢開始去瞭解一個自己不熟悉的地方,乘車路線和氣候變化,以及風土人情,難道只因為那裡有她,有一份牽掛,有一份依戀,有一份守候。

直到現在,我才發現,原來姹紫嫣紅開遍,風花雪月散盡,能將我心弦撥動的那個人,還是你,還是你這個如蘭的帶著古典的女子。我只愛如蘭的你,不愛熱情如火的玫瑰,不愛低眉的水蓮,不愛幽雅的秋菊,也不愛傲雪的梅花;我只愛如蘭的你,因你生在眾花的季節,卻活在眾花之外,真的;我只愛如蘭的你,不愛其她,你信與不信?有時,我就躲在卑微的地方仰望你的高尚;有時,倦縮在自己的夢裡欣賞你的美麗,在夢裡,想像和延續與你的生活故事。不過是,夢中的永恆,而,現實中卻是頃刻的愛戀,一世的傾城!

你從桃花叢中走來,帶著惠風,帶著芳香,帶著紅潤,帶著激情,闖入我的心間,卻又留下微笑,留下羞澀的眼神,踏著無聲的腳步,和著春的氣息,飄逸而去。我真想是一陣清風,悄悄地尾隨著你;我真想是一片明月,在你窗前徘徊;我真想是一隻蜜蜂,輕吻你含羞的笑臉;我真想你是一幅油畫,掛在我的床頭,讓我時時可以肆無忌憚的看著你。

想你,在每一個晨曦,我祈盼每一個日出,因為可以清醒的感受你魅力的容顏,想像你笑靨如花;想你,在每一個夕陽西下的夜晚,我祈盼每一次的夜色闌珊,因為我可以在夢中和你席地而坐,並肩賞花,並肩望月;想你,在每一個午夜,在夢中不願醒來,怕你飄渺如海市蜃樓,醒來,卻也難以睡去,又怕夢中你不在;想你,靜靜地躺在床上,想你的思緒在每一次呼吸上徘徊,在每一次的心跳上醉舞。想你,花開花又落,雲卷雲又舒。你牽著我的思緒,好想輕輕地擁著你,暖暖的,柔柔的,輕嗅你的芳香,緩緩地梳理你如瀑的長髮,握著你的手,讓我心的甘甜傳遞到你的全身,你可曾感覺得到?你就像那綻放的曇花,高貴卻又孤獨,不知疲倦的我守候在每一個午夜,無悔的等候你怒放的瞬間,讓你的美麗在心裡成為永恆。所以,你的瞬間,只能遠遠地觀望,不敢靠近,更不願走遠;你的高貴與典雅,你的熱情與豪放,在吞噬著我的靈魂,讓思念折磨著自己,只能擁著你的美麗入眠;你的淡定與才情,你的自強與美麗,在引誘著我的夢境,讓相思無處可逃,只能枕著你的名字入睡。想你,淚眼風乾,繁華落盡。夜深沉,一彎下弦月已上柳梢頭,清冷的月下,瑤琴響起,你在何方獨舞?斟一杯酒,邀月共飲,悲從中來,何時能約你在黃昏後?我只能獨自的黯然,唐宋的煙雨迷蒙,明清的樓閣若隱若現,不見秦時的明月,難渡漢時的城關,我在遙遠的天際,剪一角月色清輝,多想與你一起相擁相伴銀河之畔,共賞嫦娥舒廣袖,共飲吳剛桂花酒,只可惜,白兔搗藥成,問言與誰餐?一顆顆流星劃過,那是我思念你的淚滴,隨風逐流到你的窗前,滋潤你午夜的曇花,亮麗你甜美的容顏,也曾捧一捧流星,為的是夜夜守住這月與星的流光,讓你在我的掌心,為你彈奏別樣的人生!偷偷地問:想我嗎?我在等待。也許等待是一種孤獨的美麗,思念是一種戒不了的毒,如癡似狂為愛踏上了不歸路……

以前,覺得有愛情,去哪裡,或者做什麼都不是緊要的事情;以前,覺得自己隨遇而安,是個可以到處漂泊的人,可以隨時欣賞美好,接受孤單和未知,然後靜靜地看著別人耀眼地幸福,自己只抱著自己那個杯子,暖手,就夠了。

常常一個人漫步在林間小徑,在一朵朵小花前駐足凝思,一些些小小的秘密,在這樣的從容淡定的美麗裡,我從不隱藏,而情願將它們和盤托出,告訴它們我所擁有的幸福和愛戀,在花香裡吮吸著只屬於我的那一份甜蜜,並感激著那一個讓我動情並願意深陷的人,無關紅塵裡有多少紛擾,而在愛著的世界裡,所有的日子都風清雲淡。我相信,有一種情並不需要置換,我們只情願捧於手心,相互取曖。

寶貝,你就讓我看著你吧!也許照片看了千千遍,可我還是需要,還是需要遠遠地看你一眼。且把往日的思戀,寫成這麼一個小小的意願,有了一個身影,就能裝載著飛向藍天;真的不奢望,還在那熟悉的道路上,還在那幽深的街巷裡,一起踏步向前;我只需要遠遠地看你一眼。且把往日思戀,化成絢麗的幻影,有了一個身影,一切都會在夢中實現;不過我還是奢望走近一點。秀髮還是那麼飄逸?笑容還是那麼燦爛?服飾還是那麼得體?紅唇一笑花盛開,清眉一展月徘徊。你還是沉默著,就讓我深深地看你一眼。且把往日思戀,裝滿我的雙眼;遠看是一幅畫,就讓我裝在心的畫框裡,掛在歲月的牆上,觀賞著亮麗,觀賞著光彩,品味曾經的時光,品味曾經的快樂和幸福,品味著對你未來的祈禱和祝福;近看是一束花,有一種優雅,有一種奔放,有一種揮之不去的清香;就讓她盛開在生命的田野裡,有一份灌溉,有一份耕耘,讓我有不盡的欣賞和喜悅!

不清楚,該用怎樣的語言來描述我們的相遇,習慣了太多的自己,實在沒有辦法不去想念,也許我是被有些東西禁錮了,但若是你,我寧願被禁錮一輩子,因為你就是我的全世界。起風的日子,我是你含笑的相依;有雨的日子,你是我由衷的鼓勵。無論花開花謝,無論歲月悲喜,總有一份愛,屬於淺相知,淡相守;總有一份情,屬於“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這樣,安恬于一份相知相遇的美好,將一些片段,輕放心上;就這樣,取一份隨意前行,不問過去,不談未來,不染風月惆悵......

寶貝,就讓我戀著你吧!今夜清風為你揚,今夜幽蘭為你香,今夜的夢因你醉,今夜的淚因你而淌,當不輕彈的淚滑過腮邊,你能感覺到我在想你,卻又靜靜地看著你嗎?纖塵陌上,與你邂逅在最美的時光,嗅一縷花香,沁染心田;盈一抹輕風,溫暖心房。總有些詩句,沁潤著落寞的情懷;總有些過往,裝點著溫柔的時光;總有些惆悵,風月裡,搖曳成一樹花香;總有些心念,繾綣裡,芬芳成一朵嫣然,于時光深處,默默地靜放如夢。

癡迷上一個故事,是因為故事中深藏著一個自己;固守著一座城池,是因為城池中繾綣著一段回憶。有時候,我會任憑幻夢構成一個唯美的家園,將現實安頓在遙遠的地方,而讓醒著或者夢著的日子,都是陽光明媚或者月華如水。我知道我沒有資格向命運索取與你的朝朝暮暮,甚至,一次夢醒來後餐桌上的一份精緻的早餐也都讓我安置在下一輩子的小屋裡。但,我並不拒絕在深夜裡,輕輕地呢喃著你的名字,讓思念與你安然恬靜地相依,任由湛藍的夜空,銀輝渺渺的月色,侵吞時光,侵吞時光裡溫情脈脈……這樣的時刻,我想了很多很多唯美的句子,卻只寫下“愛你”兩個字。

無法朝朝暮暮,那就期待“永遠”吧,就算這個永遠只是一場繁花如夢,卻也足已讓我在尋夢的路上不顧一切,因為,我知道,你會在夢的路口等我,一如你在那個季節的蒞臨,誰又說不是一次篤定了的守候呢?無論是早是晚的邂逅,我們都沒有允許流年變成天涯,不是嗎?於是,日出日落,在我伸手握住的一段光陰裡,你是最重要的一部分,也是我最快樂的部分,但我情願以一種淺淺的筆墨去畫一幅風景,沒有城堡,只有山水。

今生無緣,來生無論有多苦,我都會陪你一起風雨路,因為我心痛你一個人的妖嬈,我會和你一起彈奏雲水禪心,吟詠詩詞歌賦,享受風花雪月……
[PR]

# by victory1212 | 2014-10-27 12:10 | story